兔子雪糕

人性自走作死机

很奇怪,想要写什么就觉得是想给人看的。但是其实怕被人看到,身边的人可能都厌倦了日复一日的负能量了,有些话说一次是求安慰,说十次就是讨人嫌了,所以写在没有人能看到了lofter。用来自欺欺人吧。
18年 18岁,大人的世界一点也不友好 好像没有什么是顺遂的,一切能预见的和根本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全都发生了。学习并不痛苦,毕竟算是选了自己喜欢的东西,但是也找不到以前高中时候那种,读到喜欢的地方,想着从头到尾的钻进去。但这已经是最好的部分了,因为最起码努不努力还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除此之外的部分可能都很痛苦了,那些我左右不了的东西,又太容易对身边的一切产生焦虑,因为太过杞人忧天,别人听了只当做笑料,但是我却焦虑到近乎是病态,时不时因为这些自己都觉得可笑的担心做噩梦。有时候睁开眼睛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在哪,花很久去分辨梦和现实。
情感问题就更复杂,友谊也好,别的什么也好,当了这么多年话唠,却真的才发现自己可能根本不懂得怎么和人打交道。一方面对情感交互有着过高的期待,一方面对此毫无信任,一开始自己心里就笃定了不可能得到自己希望的。
对社团活动也日益失去兴趣。越来越觉得自己只是学生会里被学校当成免费劳动力的官僚牺牲品,花费许多精力,去做一些毫无意义还浪费其他人时间的事情。笑林大会,并不觉得任何人有做的不好的地方,但是面对这样的局面深深地感到一种无力感和无端的悲凉,于是今天打着伞踩水回来的时候,突然有种想在雨中大哭的冲动。
身体状况依旧不太好,也不太摸得到规律,总是猜猜猜,这算是焦虑的一部分来源。但是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自己天天瞎几把乱想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