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子雪糕

人性自走作死机

最近已经到了一种喝中药如喝水的境地 逐渐的开始觉不出苦味 反而咕咚咕咚感觉解渴了
发现剪开药包是蛮技术的活 特别是在药的温度还高时 开大了要撒要烫嘴 开小了喝的太慢更觉得苦 现在已经控制的滴水不漏
于是 吃药仿佛吃出技能点了 厉害了我自己

没别的就是想游泳了

人是很奇怪的,或者说,我是很奇怪的。讨厌潮呼呼的下雨天,喜欢干燥而凉爽的晴天,总是小心翼翼的打着伞,怕弥散的雨雾沾湿了衣服。但同时,是渴望接触水的。纯净的(至少看起来是纯净的),柔软却又有力的,希望让那水把我包围,甚至是淹没进去,在憋闷与水压下,体会一种别样的乐趣。
明明空气中尽是漂白粉的酸涩气味,又见往来的人将不知有没有清洗过的身体浸泡,却一厢情愿的觉得水是干净的。澄澈的水,映着蓝色的池底,略有些细微的杂质,都晃碎在水里。看不见污垢,就能愿意去相信水是干净的。因此愿意张开双臂,以一种,不曾给过任何一人的亲密去用力拥抱它。手脚并用的拍击水面,触摸到一种柔软却强大的力,令人着迷的,水的力量。
一旦能脱离那种最初的恐惧,就会沉迷于那一份清凉。或者有时候是冰冷。有的时候,水有些过于寒冷了。令人不得不小心翼翼,试探着把身体浸没,微微的战栗着,但是忍不住将全身投入其中。然后在这寒冷中慢慢的舒展,感受到不同寻常的压力和不同寻常的轻盈。
水是神奇的,借它的力,能够一定程度上的摆脱地心引力去漂浮。有时候放松身体,感觉到如同一片叶子般的随波逐流的有点无所作为的欢乐。而有时候试图去追逐什么,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劈开水,仿佛要破开什么屏障似的。当尽力去挣脱什么,反而跌落下去,但是没有恐慌,反而开始顺从那股四面八方涌来的力量,于是从中获得了浮力,又慢悠悠的浮了起来。而最终,即便耗尽了力气,只要放松的躺下去,当信任水时,水亦不辜负的将身体托起来,看着钢筋交错的天花板,也假装自己能看见蓝天呢。

以上 我因为太想游泳而不能游泳 扯了一堆来瞎逼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