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子雪糕

人性自走作死机

等不到戈多 回不去的莫斯科

粉丝滤镜十八米厚的深夜沙雕观后感
(很长 大家还是别点开了)
想不到我也有今天 孤身进京追星这种听起来就很资本主义的事情真不像我的作风 毕竟我贫穷(连周边帆布包都舍不得买)
我不想附庸风雅 我必须得承认 我先前不知道大导林兆华是谁 我就是来看张若昀的 我终于竟然见到张若昀本人了 (虽然并没有电视上看起来清楚)于是让我欢呼一下 啊 张若昀好帅啊

然后 ,还是佯装正经一点吧,虽然我就是很不正经 。
回到这个作品本身,当然毫无疑问演员就是买点——这一点从张演员的巨幅海报上就能清清楚楚的体会到, 可是我并不觉得演员是什么很大的看点。 尽管,不是因为张若昀我肯定不会大老远跑来北京。但,就今晚的观影体验来说,看着看着我也忘了舞台上的人是谁,基本所有的演员都给我不太加分也不太减分的感觉。
把两部基调相差挺大、主题略有一点点重合的作品嫁接在一块,实验的性质想当明显。我期待看见暗恋桃花源一样对撞时产生的戏剧性,但是和想象的不太一样。三姐妹和等待戈多是隔离的,强烈的独立感不是零星的隔空对话或者两个演员的穿梭可以扭转的。甚至感觉就像是,同时开了手机和电脑在追两个不同剧。
按照张演员曾经所说,无论是三姐妹还是等待戈多其实都是很丧的作品。一个用高亢的女声喊着“回到莫斯科去”,一个拿坚定的男声说着“我们要,等待戈多!” 然而戈多从未出现,莫斯科眼看是回不去了。
当然他们给人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——三姐妹从头丧到尾,略微燃起一点点看起来就很虚幻的希望,然后很快的熄灭;等待戈多有种所谓现代主义的。。。滑稽感? 好吧,我得换个专业一点的词——荒诞。
我开始是被等待戈多的部分吸引的,一个贫血少女奔波一天后几乎盯着张演员的脸睡着了,如果不是等待戈多把我惊(笑)醒的话。很多冷笑话一样的桥段,置于那种情境下,有种令人难过的空虚感,但是也确实每每都禁不住要笑,噗呲噗呲引得一旁的小姐姐瞪我。
但是我后来好像和三姐妹共情多一点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属于他的部分更长一点。或者,我们大概不会交一个天天要我等他的朋友,但是每个人都渴望改变点什么,然后大多数人失败了。莫斯科是虚幻的希望,然而也不是遥不可及的,或者说,正因为是看起来触手可及的愿望无法达成,才是真正的幻景。

最后,话题还是回到张演员身上吧。虽然第11排的我并不能看清他的脸,但是谢幕时候那个模模糊糊的笑脸确实可爱。等待戈多的部分,很可爱,非常可爱,虽然我觉得另一位演员似乎亮点更多一些。三姐妹的部分是更有趣的部分,他似乎天生适合这样的角色,绅士的、冷静的、用理智压抑着许多东西,令人非常期待情感在他身上爆发的一刻。他和玛莎(希望我没有记错角色对名字)共同唱歌的一刻实在是浪漫,浪漫到我觉得应该让国产偶像剧学习一下,玛莎的歌声像是少女的歌声,而他的声音清朗,像是汹涌的情感被克制的表达了。三姐妹是个基调晦暗的故事,(虽然男爵很甜但是男爵没有那种抽离感),而张演员的角色像是照进晦暗现实里头一道虚幻的光,虽然自己都混的不咋地但是要努力灌鸡汤,然后在末尾,可能有些不舍但是十分决绝的抽身而去——真丧,我喜欢。
又,我之前对人说,我就算看见自己爱豆在眼前也没办法尖叫欢呼因为我不好意思,然后被吐槽说真的在眼前有气氛你肯定会大喊的。今天的验证表明我真的没有办法欢呼尖叫,老张在众迷妹站起来欢呼呐喊张若昀的时候给大家抛飞吻,我只能带着一脸十二分沙雕的笑容坐在椅子上努力的鼓掌。我甚至不好意思在巨幅海报面前和老张的脸自拍,我真TM是个废物

坐车去了一片没到过的地方,因为去的太早,就故意在街上闲逛。到处都是建筑工地,吊车、货车,尘土飞扬的。隔着灰尘能看见高高的楼房组成的看起来崭新的小区,但是旁边还有老房子。于是有非常微妙的割裂感,在这座人丁兴旺的老城里面,人们在旧物的尸体上建起新的繁华。我才感叹着老城,突然就想起这种景像我也是见过的。在我小的时候,山跟底下的老村被推平了,在那之上建好了漂亮的小区和贵族私立学校。只是因为那新的现在早也旧了,我就把那些老村忘了。

从噩梦里面突然惊醒 恍惚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飙车 车祸 医院 性 补课的辅导班 不知道自己内心戏到底有多充足

女生节说给自己

我大概谈不上是个善良人,可能骨子里是比较冷漠的,做出的大部分看起来比较善良的事情可能并谈不上是同情(我指与他人产生的共情?)而是依凭着自己的一点点道德观来约束。就像我不愿意去伤害任何人,似乎第一感觉并不是觉得人被伤害了要很难过,而是在我的道德观里面伤害别人本就是错的。
可是有时候,那些不被道德所约束着的部分,我要是不认同的话,我是一点也不愿意去装作和大多数人一样的。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,表达自己内心看法的欲望其实太强烈了吧,结果最终表现出一种挑事一样的不讨喜。
但是有人的另类很潇洒,我是一点都不酷的。因为时时还要回过头来被那种,不要被大家都不喜欢啊的道德观念所束缚,所以做了那些事又莫名的感到了愧疚。
因此现在看来,我大概是一个让自己也活的一点都不舒服的KY了。